天麻具有息风止痉,平抑肝阳,祛风通络的功效。主治肝风内动,惊痫抽搐,眩晕,头痛,肢体麻木,手足不遂,风湿痹痛等功效。
当前位置:首页 > 天麻的种植 > 正文

历史转折中的天麻

  平平淡淡才是人生的一种常态,起起伏伏的人生不是常人能经历的也不是谁都能经历的了的,如何面对人生的大喜大悲是门深奥的学问,而《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这部电视剧给了我们最好的诠释,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一颗平常的心,一种坚毅的性格,宽广的胸怀和忍常人所不能忍的气度,成就了一代历史伟人。

  对于中药材而言,家种品种何尝不是如此,家种品种的周期性决定了每个家种品种有高峰和低谷,如何享受高峰带给我们的喜悦,如何规避低谷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其实大道相通,邓小平同志对人生的态度又何尝不是我们对品种的态度呢。了解一个品种除了需要对其整个生长情况,历史发展,现状进行分析和总结,更重要的是需要品种研究者有一颗执着的心和坚忍不拔,坚持到底的性格。对待涨价要有一个平常心,面对低价要有忍耐慢慢低谷的耐心。而天麻自从家种成功以后也经历三次大起大落,现在的天麻是否正处于历史的转折点?笔者经查阅资料多方了解之后整理成文以供大家参考。

  转折之一:野生变家种

  曾经有这样一句顺口溜 “天麻、天麻,天生之麻,老天爷播种,土地爷发芽,人要种它,那是白搭。”说明在老百姓心中天麻野生变家种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没有徐锦堂先生天麻这味珍贵的中药材也许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吧。可能笔者有些夸大其词,因为我们还是自诩地大物博物产丰富,但可以肯定没有徐锦堂先生,天麻家种要推迟多长时间也未可知,因为只有高价才能刺激野生变家种,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没有利益是不会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如今天麻种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尤其是在湖北、安徽这些老产区,种植天麻对他们来说和种植粮食作物差不多一样容易,他们知道在怎样的自然条件更适合天麻生长,知道天麻必须依靠蜜环菌来提供营养,同时也深谙两者之间的密切关系。当然如今成果理所应得应该归功于徐锦堂先生,是他长期在一线工作试验,发现了天麻和蜜环菌的共生关系,期间徐锦堂先生也是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才在一个偶然机会发现日本学者草野俊助1911年曾发表过天麻与蜜环菌的关系。使徐锦堂先生决心以此为线索,独立揭开天麻生长营养来源的秘密。1973年,“天麻无性繁殖固定菌床法”宣告成功。

  野生变家种是天麻最为重要的历史转折,天麻也从此走进了寻常百姓之家,而不是仅仅作为贡品为高层享用。正因为野生变家种也让贫困山区的农民种植天麻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所以产地农民感谢徐锦堂先生为他竖起了雕像。

  转折之二:无性繁殖到有性繁殖

  天麻野生变家种是不是就万事大吉了呢?事实并非如此,虽然全国各地大面积种植,产量大增后极大的缓解了供需矛盾。但经过几年发展,长期使用无性繁殖种茎退化。这时有性繁殖成为了防止退化的唯一出路。

  天麻种子奇小,一粒莲子大小的果实里,包含着数万粒种籽。像面粉一样的种籽,只有种胚,没有胚乳及其他营养贮存的器官,使其发芽异常困难。经过无数次失败,1978年,徐锦堂又把一项重大发明奉献给产区人民 “天麻有性繁殖--树叶菌床法”。这一方法具有发芽率高、生长期短、商品天麻比重大、产量高、成本低,对扩大天麻种子来源,防止种麻退化,提高天麻产量具有显著意义。

  这又是对天麻发展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转折,自此后,天麻的有性繁殖和无性繁殖相结合,从此稳定了天麻的生产。

  转折之三:产区的迁移

  天麻从家种成功到今天已经走过40年的历程,在这40年的风雨历程中,天麻也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一些产区也在大起大落的行情中出现和消失,经过几次大浪淘沙后,一些不是很适宜种植天麻的产区开始退出天麻种植版图,只有那些不论在自然环境、木材资源、种植技术都占优势的产区还在继续种植。

  虽然一些老产区到今天仍在发展天麻种植,但因天麻不能连作很多产区不得不外移或者开辟新的产区,如以湖北宜昌为中心发展起来的麻城、英山等产区。也有些产区因发展更有潜力和经济效益的药材而减少对天麻的种植的,如陕西汉中产区,虽然汉中产区现在很少种植天麻,但每年在汉中加工和流通的天麻仍然不少,这部分天麻主要来自甘肃的陇南,也是最近几年发展起来的新产区。

  徐锦堂先生揭开了天麻的生活秘史,也造福了一方百姓。但是他老人家没有想到的是,改革开放后在市场经济这个无形的指挥棒下家种天麻行情大涨大跌,蜘蛛网理论下农户生产存在滞后性,也是天麻大起大落的根源。

  $pager$

  转折之四:成本、产量、库存、需求的变化

  就成本而言当然是控制的越低越好,种植天麻(按一窝计算)的成本包括购买麻种(500克)、萌发菌2瓶、蜜环菌2瓶、菌材50千克和人工费。麻种价格随行就市,如果天麻行情好麻种价格就贵,如果天麻行情不佳麻种价格就低。萌发菌和蜜环菌价格主要看菌种厂成本定价。菌材的价格随着国家政策走,国家退耕还林菌材难弄行情就高。一般农户是不会算自己人工的,但是随着生活水平提高农户也会计算种植天麻划算还是外出打工划算,他们还会比较种植天麻赚钱还是种植其他经济作物赚钱。但是不能回避一个事实天麻老产区多处在贫困山区,一是拥有较成熟的栽培技术,二是利用无性繁殖生产天麻只要有上茬的小白麻及米麻作种即可,投资相对少得多。

  天麻的产量是跟着价格走的,价格高农户就扩种导致下个产新期产量增加,价格低迷农户就减种甚至不种导致下个产新期产量减少。不过天麻这种农副产品产量影响因素绝对不是简单扩种就增产、减种就减产。首先,表面看天麻种植不难,那是没有种过天麻说的大话。举个例子,一个在湖北夷陵地区种植几十年经验丰富的天麻种植户,他换一个产地按照他的方法指导种植,在其他地方可能的结果就是空窝。

  库存对于每个品种都是一个谜一样的话题,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产量减去需求量,但又不能简单如此计算,因为人为囤积和需求有一定弹性。站在不同的位置告诉你的库存也许也千差万别,你问一个种植小户,他会告诉你我这里没有库存,每年一产新货源就售罄了。种植大户给出的答案可能就不一样,他会告诉你我这里至少有几吨的库存,价高就卖价低就囤积起来。当我们问经营的小贩他们就会给你说当地的库存,如果你问产地大户他就能告诉你他们整个省的库存,当你问天麻这个品种的专营商他也许就能告诉你全国的库存,各大市场多少库存,产地还有多少库存,外围资金介入有多少库存。

  从天麻消耗端数据资料整理,现天麻的年用量在3500-4000吨之间,而据相关历史数据,天麻2000年左右的用量在1500吨左右,随着新药的研发、药品市场份额扩增,人们对健康重视程度的增加导致天麻食用增加,在过去10多年的时间,天麻的年消耗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转折之五:品牌如何发展

  就现在来看,天麻对头晕目眩、中风偏瘫、头痛等具有较好的疗效,自古以来天麻既可以用作食疗保健同时也是一味疗效很好的中药材。就目前来看药用这块需求量想要大幅提升很难,毕竟新药研发需要时间和金钱。

  唯一的突破口是食用,又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因为不仅仅是天麻一个品种遭遇如此问题,人参、三七都遭遇药食同源的问题。天麻主要就是熏硫问题和伪品问题,熏硫问题也是困扰天麻发展最根本的问题。国家下达了限硫令,无硫天麻和含硫天麻在加工、存储、价格、市场受欢迎程度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差异。老百姓对药材认知还是停留在看卖相,他们不会去追究这个药材的来源、加工方式、以及是否含硫超标,他们只会根据自己的直观感受去购买天麻,卖相麻形好就买,卖相不好的看都不看,这也是中药材市场的通病。如何规避这种现象,除了在加工阶段注意外还需对消费者进行引导,只有这样才能推进中药材健康有序的发展。对药企来说,成本是他们第一考虑的问题,到底会不会大量使用无硫货还不得而知,也许有资金有能力的大药企愿意使用无硫货,但是资金不足的小厂也许仅仅会小量购买一些无硫货以备检查。伪品问题也是制约天麻发展的拦路虎,笔者就亲眼看到市场上天麻伪品充斥,有些人还专门购买天麻的伪品,因为有了良好的销路伪品也就难以遏制。还有一些黑心企业利用自己的品牌效应去产地收购一些发霉腐烂的垃圾货,然后加工变个摸样又按照特级货出售,如此发展天麻怎么会有出头之路?

  好的例子是云南昭通市彝良县小草坝当地发展的天麻产业,当地天然的自然环境,特别适合天麻培育生长,当地天麻的天麻素含量冠绝全国。当地一些企业通过公司、基地、农户的模式发展,凭借着良好的口碑和优良的质量,把当地的乌天麻销售到全世界各地。当地家种乌天麻价格已经和全国其他地区野生天麻价格持平,也说明当地天麻已经得到认可。略微遗憾的是如此高的价格在国内很难有销路,笔者担心的是出口一旦受阻,或者像人参一样遇到国外不良资本压榨,目前的高价肯定影响出口转内销,因为国内市场就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

  转折之六:价格未来如何运行

  今年在下种期出现了奇怪现象,有人在各个产地大肆购货哄抬价格,此人购货不管质量好坏只要是天麻就购买。当时就让笔者怀疑此人动机如何?因为这时抬高价格无疑会刺激农户种植积极性,他这样做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吗?但仔细一想也就释然了,其一,此人必是天麻用药企业大的供货商,当时药厂没有大量购货,和他签订的也是随行就市的收购合同,这样他抬高价格就可以让收购企业多出钱买货,他从中赚取更大利润。其二,就是此人也同时经营天麻种子,抬高天麻价格刺激农户种植积极性也是他的本意,这样同时也抬高了种子价格,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只赚不亏的买卖,至于后期行情是涨是跌就不是他考虑的问题了,反正种子也卖完了天麻也卖完了。

  今年因为高价刺激农户种植积极性尚可,天麻(混等 家种)市场价格从2010年起基本就没有低于过80元,而且低于100元以下的价格也只维持几个月时间。几年高价也保护了农户的种植积极性,也让天麻种植户赚到了实惠,抗风险能力大增。面对今年的扩种产新后行情应该会出现下滑,到底会跌到多少?笔者预计掉到100元应该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撑,因为农户的预期高了,低价我就存放在家中不卖,天麻也属于好存放的品种。而且国家对大量砍伐树木也有管制,太大面积扩种也不现实,加上今年一些地区还是受到灾害影响,太大的下滑不太现实。